彩神vll下载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智库平台 > 蓝皮书

甘肃蓝皮书●县域(二)

时间:2020-03-12 11:04:01  来源:  作者:

2018年甘肃省各市(州)县域竞争力评价

一 2018年甘肃省市(州)县域竞争力总体评价

    2018年甘肃省县域综合竞争力得分以及县域宏观经济、产业发展、基础设施、社会保障、公共服务、生活环境、社会结构、科学教育8个分项竞争力得分的标准差,将甘肃86个县(市、区)划分为“平衡较充分”、“平衡一般充分”、“平衡较不充分”、“非平衡较充分、“非平衡一般充分”和“非平衡较不充分”6种发展类型。各发展类型划分依据如表1所示。

1甘肃省86个县(市、区)县域发展类型划分标准

 

 

县域综合竞争力得分

 

分类区间

75

7075

<70

县域分项竞争力得分标准差

5

平衡较充分

平衡一般充分

平衡较不充分

5

非平衡较充分

非平衡一般充分

非平衡较不充分

    “平衡较充分”表明县域经济社会发展整体水平较高,且在宏观经济、产业发展、基础设施、社会保障、公共服务、生活环境、社会结构、科学教育8个方面发展较为均衡。属于这一发展类型的有七里河区、西固区、红古区、永登县、皋兰县、榆中县、金川区、永昌县、白银区、平川区、秦州区、麦积区、凉州区、民勤县、甘州区、临泽县、高台县、山丹县、崆峒区、静宁县、肃州区、金塔县、瓜州县、玉门市、敦煌市、西峰区、陇西县、临洮县、武都区、成县、徽县、临夏市等32个县(市、区),占全省县域总数的37.2%。其中包含14个市辖区、3个县级市。

    “平衡一般充分”表明县域经济社会发展整体呈中等水平,同时在宏观经济、产业发展、基础设施、社会保障、公共服务、生活环境、社会结构、科学教育8个方面发展较为均衡,无明显优势及短板。属于这一发展类型的有靖远县、会宁县、景泰县、清水县、秦安县、甘谷县、武山县、张家川县、古浪县、民乐县、灵台县、崇信县、庄浪县、华亭市、庆城县、环县、合水县、正宁县、宁县、镇原县、安定区、渭源县、岷县、西和县、礼县、临夏县、康乐县、永靖县、合作市、舟曲县等30个县(市、区),占全省县域总数的34.9%。

“平衡较不充分”表明县域经济社会发展整体水平较低,同时在宏观经济、产业发展、基础设施、社会保障、公共服务、生活环境、社会结构、科学教育8个方面发展较为均衡,无明显优势。属于这一发展类型的有漳县、宕昌县、和政县、东乡县、积石山县、临潭县、玛曲县、夏河县等8个县,占全省县域总数的9.3%。

    “非平衡较充分”表明县域经济社会发展整体水平较高,但在宏观经济、产业发展、基础设施、社会保障、公共服务、生活环境、社会结构、科学教育8个方面发展不均衡,优势和短板均较为突出。属于这一发展类型的有城关区、安宁区、天祝县、肃北县等4个县(区),占全省县域总数的4.7%。

    “非平衡一般充分”表明县域经济社会发展整体呈中等水平,同时在宏观经济、产业发展、基础设施、社会保障、公共服务、生活环境、社会结构、科学教育8个方面发展不均衡。属于这一发展类型的有肃南县、泾川县、阿克塞县、华池县、通渭县、文县、康县、两当县、广河县等9个县,占全省县域总数的10.5%

    “非平衡较不充分”表明县域经济社会发展整体水平较低,同时在宏观经济、产业发展、基础设施、社会保障、公共服务、生活环境、社会结构、科学教育8个方面发展不均衡。属于这一发展类型的有卓尼县、迭部县、碌曲县等3个县,占全省县域总数的3.5%。

    二 2018年甘肃省县域竞争力分市(州)评价分析

    (一)兰州市所辖县域竞争力评价分析

    2018年城关区县域综合竞争力得分为90.00,在甘肃省86个县(市、区)中具有绝对优势。综合县域竞争力得分在全省居第1位、在兰州市居第1位。总体来看,城关区在分项竞争力各项指标上的发展较不均衡,优势较为突出,但短板同样明显。其中,科学教育和社会保障水平明显低于其他指标。县域发展类型为非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西固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82.67,具有一般优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2位、在兰州市居第2位;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七里河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82.57,在86个县(市、区)中具有一般优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3位、在兰州市居第3位。总体来看,七里河区在县域竞争力各项指标上发展较为均衡,无明显优势及短板指标,其各项指标得分值近似围成一个面积较小的正八边形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安宁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82.15,具有一般优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4位、在兰州市居第4位;总体来看,虽然安宁区综合县域竞争力在具有一般优势,但县域发展极不均衡,各项指标标准差亦达到9.49,从直观上看各项指标分值构成一个极不规则的多边形。其中,社会保障、产业发展、社会机构和人居环境得分较为理想,但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得分严重偏低,极大影响了整体县域竞争力的表现。作为兰州市市辖区之一,公共服务建设严重滞后,已成为制约安宁区县域竞争力提升的最大短板。县域发展类型为非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榆中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8.56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11位、在兰州市居第5位;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永登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6.73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18位、在兰州市居第6位;总体来看,永登县县域发展较为均衡,无明显优势及短板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皋兰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5.74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27位、在兰州市居第7位;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红古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5.51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31位、在兰州市居第8位;总体来看,红古区各项指标发展均相对偏弱,但目前最薄弱的环节是基础设施水平,因此亟需提升县域基础设施水平,为他方面发展创造先决条件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(二)金昌市所辖县域竞争力评价分析

    2018年金川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9.29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10位、在金昌市居第1位;分指标来看,2018年金川区在宏观经济、产业发展、基础设施、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上具有一般优势,在宏观经济、公共服务和社会结构上处于中势,在人居环境和社会结构上处于中势,在科学教育上处于绝对劣势,无一般劣势水平指标。科学教育得分偏低,仅为65,成为制约金川区县域竞争力提升主要因素。

    2018年永昌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6.77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17位、在金昌市居第2位;分指标来看,2018年永昌县在人居环境上具有一般优势,在宏观经济、产业发展、基础设施和社会保障上处于中势,在人居环境、社会结构和科学教育上处于一般劣势,无绝对优势及绝对劣势水平指标。县域发展总体较为均衡。

    (三)白银市所辖县域竞争力评价分析

    2018年白银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9.50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9位、在白银市居第1位。县域发展总体较为均衡。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平川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6.30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21位、在白银市居第2位。县域发展总体较为均衡。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景泰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2.18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41位、在白银市居第3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靖远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3.86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45位、在白银市居第4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会宁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2.18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58位、在白银市居第5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(四)天水市所辖县域竞争力评价分析

    2018年麦积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8.14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12位、在天水市居第1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秦州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7.19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14位、在天水市居第2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甘谷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4.70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38位、在天水市居第3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清水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2.68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53位、在天水市居第4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武山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2.35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55位、在天水市居第5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秦安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2.13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61位、在天水市居第6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张家川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0.79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73位、在天水市居第7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(五)武威市所辖县域竞争力评价分析

    2018年凉州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81.59,具有一般优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5位、在武威市居第1位。凉州区县域竞争力构成中无明显短板,县域经济社会正处于较高水平的均衡发展阶段。各项指标得分值近似围成一个较大面积的正八边形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民勤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5.88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24位、在武威市居第2位。民勤县在科学教育方面表现较为突出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天祝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5.76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26位、在武威市居第3位。天祝县在社会保障方面表现较为突出,其次是科学教育和人居环境。县域发展类型为非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古浪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1.66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66位、在武威市居第4位。县域发展能力整体相对偏弱,无明显亮点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(六)张掖市所辖县域竞争力评价分析

    2018年甘州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9.71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8位、在张掖市居第1位。甘州区县域发展无明显短板,发展水平较高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临泽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6.65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19位、在张掖市居第2位。宏观经济发展相对有所滞后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高台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5.63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29位、在张掖市居第3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山丹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5.47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33位、在张掖市居第4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肃南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4.94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37位、在张掖市居第5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非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民乐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4.45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40位、在张掖市居第6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(七)平凉市所辖县域竞争力评价分析

    2018年崆峒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6.86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16位、在平凉市居第1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静宁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5.54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30位、在平凉市居第2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崇信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3.72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48位、在平凉市居第3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华亭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3.59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50位、在平凉市居第4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庄浪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2.24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56位、在平凉市居第5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灵台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2.17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60位、在平凉市居第6位。产业发展和宏观经济是制约县域竞争力提升的最大短板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泾川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1.06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72位、在平凉市居第7位。产业发展和宏观经济得分明显偏低。县域发展类型为非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(八)酒泉市所辖县域竞争力评价分析

    2018年肃州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9.86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7位、在酒泉市居第1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玉门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7.50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13位、在酒泉市居第2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敦煌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9.86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22位、在酒泉市居第3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瓜州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5.69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28位、在酒泉市居第4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金塔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5.48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32位、在酒泉市居第5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肃北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5.43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34位、在酒泉市居第6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非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阿克塞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3.71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49位、在酒泉市居第7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非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(九)庆阳市所辖县域竞争力评价分析

    2018年西峰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80.89,具有一般优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6位、在庆阳市居第1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镇原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4.52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39位、在庆阳市居第2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合水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4.15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42位、在庆阳市居第3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环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3.84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46位、在庆阳市居第4位。基础设施供给不足是制约环县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因素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宁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3.72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47位、在庆阳市居第5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庆城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3.51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51位、在庆阳市居第6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华池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3.40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52位、在庆阳市居第7位。华池县域发展较不均衡,社会结构和基础设施得分偏低,影响了整体县域竞争优势的发挥。县域发展类型为非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正宁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1.97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63位、在庆阳市居第8位。县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较低。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(十)定西市所辖县域竞争力评价分析

    2018年陇西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5.36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35位、在定西市居第1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临洮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5.23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36位、在定西市居第2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安定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3.87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43位、在定西市居第3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岷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1.95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64位、在定西市居第4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通渭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1.70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65位、在定西市居第5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非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渭源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1.39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70位、在定西市居第6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漳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69.52,处于绝对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78位、在定西市居第7位。县域发展能力整体偏弱,同时经济发展相对滞后。发展类型为平衡较不充分型。

    (十一)陇南市所辖县域竞争力评价分析

    2018年成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6.33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20位、在陇南市居第1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徽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5.94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23位、在陇南市居第2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武都区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5.78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25位、在陇南市居第3位。公共服务水平相对不足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文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2.24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57位、在陇南市居第4位。文县各指标间水平差异较大,科学教育竞争力一枝独秀,宏观经济和公共服务竞争力则明显滞后。县域发展类型为非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两当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2.04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62位、在陇南市居第5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非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康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1.40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68位、在陇南市居第6位。康县在科学教育和人居环境方面具有较强的竞争力,但在宏观经济和公共服务方面则差强人意。县域发展类型为非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礼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0.70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74位、在陇南市居第7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西和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0.22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75位、在陇南市居第8位。西和县在宏观经济和公共服务方面发展明显不足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宕昌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69.60,处于绝对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77位、在陇南市居第9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不充分型。

    (十二)临夏州所辖县域竞争力评价分析

    2018年临夏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7.09,处于中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15位、在临夏州居第1位。临夏市科学教育发展明显不足,是县域发展中的薄弱环节,应引起重视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永靖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3.87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44位、在临夏州居第2位。永靖县县域各个指标差异不大,发展较为均衡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临夏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2.46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54位、在临夏州居第3位。宏观经济是临夏县县域发展中的短板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广河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1.39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69位、在临夏州居第4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非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康乐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1.28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71位、在临夏州居第5位。康乐县县域发展不均衡性突出,其中人居环境一枝独秀,宏观经济则明显滞后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和政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68.94,处于绝对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81位、在临夏州居第6位。和政县县域整体发展较滞后,最薄弱环节是宏观经济和公共服务。发展类型为平衡较不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东乡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66.04,处于绝对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85位、在临夏州居第7位。东乡县县域发展整体滞后。发展类型为平衡较不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积石山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65.00,处于绝对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86位、在临夏州居第8位。积石山县科学教育发展一枝独秀,但其他方面发展层次均较低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不充分型。

    (十三)甘南州所辖县域竞争力评价分析

    2018年合作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2.18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59位、在甘南州居第1位。合作市在人居环境和社会保障供给方面表现较为突出,同时基础设施、社会结构、科学教育有较大欠缺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舟曲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71.65,处于一般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67位、在甘南州居第2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一般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迭部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69.68,处于绝对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76位、在甘南州居第3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非平衡较不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卓尼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69.01,处于绝对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79位、在甘南州居第4位。卓尼县各项指标间差异较大,说明县域发展欠协调性、非均衡特点突出。发展类型为非平衡较不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临潭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68.99,处于绝对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80位、在甘南州居第5位。临潭县县域发展整体偏弱,无一项指标处于优势水平,其中宏观经济滞后是县域发展最大制约因素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不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碌曲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68.39,处于绝对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82位、在甘南州居第6位。碌曲县各项指标得分差异较大,水平参差不齐,表明县域发展不均衡性较为突出。发展类型为非平衡较不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玛曲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67.20,处于绝对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83位、在甘南州居第7位。发展类型为平衡较不充分型。

    2018年夏河县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为66.86,处于绝对劣势。县域竞争力综合得分在全省居第84位、在甘南州居第8位。县域发展类型为平衡较不充分型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版权所有@彩神vll下载
备案号:陇ICP备10001373号-1
技术支持:彩神vll下载数据中心 地址:兰州市安宁区建宁东路277号